山西省禹门口水利工程管理局
您需要最新的flash观看软件。软件下载地址

工作动态

News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作动态 >

千亿千亿国际间桐慎二

2020-01-20 22:45:36
  反对间桐慎二是“普通人”的说法。这个问题底下类似的回答,真的是让我哭笑不得啊,“一个自卑且努力的普通人”这种答案,真的是让我觉得,现在“普通人”的标准这么低了吗?此外,先说明一下,个人认为,千亿国际fate系列角色,以原作文本为主要依据,以原作衍生为次要依据,当衍生与原作存在明显OOC/删减戏份时,依旧以原作为主要依据,而蘑菇/武内等的访谈,无论是千亿国际角色实力,还是角色性格等时,仅仅应作为辅助————理由很简单,蘑菇的访谈本来就存在少量的前后出入(无论是servant实力,还是人设等),此外,在提及人物性格等时,蘑菇及武内在访谈时经常带有些微的调侃/表扬的意味,本身很多时候就并不能仅仅以此为判断标准,例如访谈里说士郎是个“自我满足的恶人”等。回到间桐慎二,这个角色是整个fate系列里我唯三恶心的角色(那个唯二是间桐脏砚和爱因兹贝伦家造了一池子人的老头),说他是普通人的,我只想问,如果“普通人”以这样一个人为基准,那什么才算是恶人?这个人这样看待自己的母亲:父亲教了他存在与失败。祖父教了他优越与权利。那么,这样一来母亲给了他什么呢,想到这慎二笑了起来。本来间桐之家系就不需要女的。听说母亲是哪里的保菌者(Carrier),不过生产了后大概就没用了吧。打赌也可以,在这个房间一定可以找到个东西曾经是母亲。不过他没有要找的意思。本来他就不想看那个把劣于别人的自己给生出来的胎盘。普通人会因为自己资质低下就看不起自己的母亲?这样对待樱:如果是女人的话——虫子们只会侵入神经,把触手伸到人体各个部位,不停的贪求着精液。淫虫把其黏液刺进、弄湿女性的肌肤,不是使肉体而是使精神的快乐中枢高昂、崩坏来满足其饥饿。再加上淫虫的本能、虫子们都喜好女性的子宫。因为无法吃食女性的肉,所以欲求着胎盘里面的内脏。一面将理性逼到尽头、烧掉脑子的神经来付予性高潮,同时一面侵入体内而将胎盘吃尽。不喜好人肉的淫虫要到达子宫只有一个方法。结果,被虫子们占据的女人,其心和身体这二处都被完全的侵犯、破坏怠尽。淫虫这个名称,完全是因为那种特性而被这么称呼的吧。——在淫虫之池中,间桐慎二把他拖来的某人丢进去。这样的:"喂、废物,过来这里......!""啊、呀......!"被推倒下去。从背后被击袭,手脚还麻痹不已地,少女被推到床上。"你这背叛者,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嗯!?"他边大声喊着、一边压了上去。男的阴阴地怒瞪着他拖过来的少女,将手指贴上久未碰触的肌肤。"啊────!"少女的下颚、颤抖地往上抬起。肌肤......从脖子摸过肩头到胸口的蹂躏触感,对他们而言是开始的兆头。没错,和往常一样的顺序。男的是绝对者。在他绝对的命令下,不理会少女的意愿,靠过身子,露出满足的丑态。只有在第一次时反抗过。之后的秘密就重覆着同样的动作。少女并未表现出嫌恶,本来她就没有感情存在了。只是照着吩咐被侵犯、服侍、耽溺在淫荡中。但,在已变成理所当然的行为的开头,还是会出现反应。就算再怎么没有感情,还是无法抑止肉体的快乐。这令人嫌恶的雌性肉体,只因为迎入男人而产生快乐的反应。"哈───原来如此,你还不是一样。没错,不管装的再怎么老实,还是没变。你是间桐之女。卑鄙下流的魔术师,想要男人精液想到忍耐不了的淫货!"男的粗暴的压住少女的身体。"嗯......!啊、呀────"身体蠕动着。男的把这当做和往常一样的反应,浮起笑容。一点都没变。结果,不管这女的跑到那里去,和自己之间的关系还是没变。就算取回感情、被别的男的做过、只要这样压倒她,就会对自己索求。这个女的是自己的所有物。你告诉我这是普通人??普通人会因为嫉妒、自卑就对其他人做这样的事情?别开玩笑了!另外,不要说慎二是因为圣杯战争之类的事情才变成这样,早在五战开始之前,他就开始这样对樱了,早在樱刚来到间桐家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种心态了:......这被选上的家族,不知何时混入了新的小孩。父亲带回无依无靠的少女,说要收做养女。已经是十年多前的事了。名为樱的少女,从那天开始成为他的妹妹。一开始,他就无故地讨厌妹妹。因为不希望特别的间桐家族被混入异己份子。但是随着时日过去,他开始承认妹妹。名为樱的少女是个不多话、平庸、只有看家狗程度的人。敌视她的存在只不过是在浪费间时,考虑用来使唤的话,那种程度的驽钝也就显得可爱了。他搜寻著书籍,记下无法使用的魔道,自认为是间桐的继承人。能进入间桐家书斋的只有他。身为养女,绝对不会被选为继承人的妹妹,是没有阅读藏书的资格。妹妹无法学到间桐唯一残留下来的知识,只能身为一般人而结束人生吧。这种情况,大大地满足了他的自尊心。那个时候慎二不过是个小孩子,但即使是在那个年纪,他对于樱的“好”也仅仅出于自上而下的怜悯、嘲讽与施舍,而不是出于发自内心的善良。当然,后来发现自己实际上是“被抛弃”的人的时候,内心更加扭曲了,见到间桐家的虫仓,第一反应不是“恐惧”与“恶心”之类的事情,而是“被隔离的不是妹妹。要被可怜的不是她。”这种“为什么不是我进了虫仓”的心情,我以一个普通人的立场,还真是难以理解。此外,如果说他对于樱和士郎的不满是出于嫉妒与自卑,那他对同班同学美缀绫子是怎么回事?“对了啊,你听说了吗卫宫!绫子这家伙,是在那边的小巷后面被发现的?看来像是吸了不少毒品,眼睛也受伤了,校服也是破破烂烂的。哎呀,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这还真是没法让人置若罔闻呢。我可是很有兴趣知道平常装得那么伟大的家伙是怎么被抛弃的啊。”“——”“干嘛摆出这么恐怖的嘴脸啊。开个玩笑而已啦,别当真嘛。而且绫子已经被保护起来了吧?现在在家中疗养吧。嗯,等她回来的时候估计谣言已经传开了,可能会有些麻烦呢。”“——你这家伙。刚才的那些话,你对弓道部的人说了吗?”“与我无关哦。不过在一年级里已经很有名了?虽然不是什么传言游戏,不过好象昨天就已经到处传开了哦。”慎二开心地说着。……强忍着握紧的拳头。这家伙,到处去宣扬这些话吗。美缀是女孩子。那家伙就是那样子,不管周围的人怎么想,就算她看起来再怎么坚强,终归是女孩子。那么,不管多么坚强,像这样的传言到处扩散的话也会难以立足吧。他明知道这点还那么做吗?从昨天开始,应该只有被保护的人才知道的事情,被当作不负责任的有趣的传闻——!一个高中生,17、8岁的人,这样宣扬同班女同学遭到不幸的事,你告诉我他是个普通人?抱歉,普通人就算不对别人的不幸产生同情,也不会“开心”地到处去说好么??即使是在FHA里,慎二的故事也不过是“补完”而已,没错,FHA里的慎二的确不那么恶劣了,但是依旧有这样的情节:慎二邀请士郎和自己一起去新都浪(把妹),士郎拒绝了(在教室陪一成),然后慎二就故意让一堆妹子簇拥着自己来到教室给士郎和一成看,显示他不陪着自己有多么的“错误”——————即使是卖萌情节,也依旧显得很low。当然由于脏砚老年痴呆了,和樱在一起倒是被动了。至于FateExtra和CCC,已经是整体上都完全不同的间桐慎二了,拿那里面的慎二说事很没有意义,因为压根就不是一个人了,但即使是如此,Extra世界线里的慎二性格也是恶劣的,只不过是和FSN本篇相比,没那么恶劣而已。但无论千亿,他都不是个“普通人”。没错,普通人不会那么高尚,整天想着去帮助别人、拯救国家等等,普通人也绝对会产生自卑、嫉妒、虚荣等负面情绪。但是普通人不会因为自己自卑、嫉妒、虚荣,就去诋毁、凌辱、强奸他人,绝对不会。有些事情,不能做就是不能做,不该做的事情不应做—————只要是个人,就应该有这样的底线好么?我非常、非常反感用间桐慎二的心态及家境,去给他辩解的人。没错,慎二的确经历过心境的大起大落,一直认为自己是间桐家的救世主,脑子也够聪明,但是就是不是搞魔术的料,被脏砚打压来打压去,称之为“废物”,一度自卑到谷底。但,恕我直言,这还算事??以为自己很牛,结果啥也不是,被他人嘲讽,嫉妒比自己强的人,这算什么啊?在成年人的世界里,连个屁都不是,长这么大了,谁没被批过?谁没自卑过?谁没难过地接受过“自己就是个平庸的人”这个事实?就因为这样,就可以去堕落?去试图强奸凛?去殴打、侮辱樱?去折磨R姐?去嘲笑自己的朋友?去开心宣扬女同学的不幸?不会的。用“经历过什么”,“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这样的理由给这些事情开脱,本来就是不成立的。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其他的人,即使经历了千百倍的不幸,即使在更恶劣的情况下长大,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堕落、放弃自己的责任、放弃成为一个正直的人,他们不会、不会、就是不会!!坏就是坏,找什么借口。(此话也适用于虫爷,洗什么洗!)何况,还是那句话,慎二的心态起落,以及他遇到的事情,那还算是大事??韦伯还被嘲讽打脸呢,远坂凛小时候那么父控还死了爹呢,伊莉雅还再也没见过切嗣呢,论心态起落?呵呵。觉得慎二可怜,谁去可怜樱和雁夜??我认士郎、saber、樱这样的人是圣人,身不能至心向往之。我认主任、时臣、韦伯这样的人是普通人,受制于自己的局限但不会故意使坏,没有心怀天下的理想但不会自甘堕落。但我还真没想过间桐慎二算是个普通人。FIN更新:针对下面的评论,再说两句。关于说慎二是拥有“魔术师的三观”,才会这样做的————首先,慎二之所以侵犯、凌辱樱,根本不是出于“魔术师的三观”,他根本不是因为“在魔术师里这样做是很正常的”这样理由,才这样对待樱,他是出于自己的自卑、嫉妒和虚荣!这和魔术师的三观一点关系也没有!此外,慎二不是被关在间桐家里的,他是有社会属性、正常上学下学、接触老师同学的,凌辱樱是不正常的,这样的事他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他叫士郎“老好人”,就是因为他知道士郎那样是好的,但是他不愿意那样子约束自己。此外,主任也是魔术师,最后关头令咒和家族荣誉都不要,只想着救索拉;时臣也是魔术师,开战之前还知道为了避免伤及无辜把家里的佣人遣散;韦伯也知道魔术师的三观是怎样的,然而离开元帅的工房时还问“有没有幸存者”,魔术师不是借口,不是!!何况慎二之所以做这样的事情根本不是出于“魔术师”的目的。关于说慎二是由于在间桐家长大、自卑、没有人约束才会这样,如果出生在别的世界线不会这么恶劣的——————首先间桐家虽然残虐,但真没对慎二做过什么,没错虫爷是会放嘲讽,但是这个事情比起樱和雁夜的遭遇根本不是大事,不是!此外,的确,间桐家没有约束慎二,但是也没有怂恿、支持他去虐待谁,顶多只是默许,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是自己选的!他完全可以不这么选!他完全可以在这个环境下,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但是他没有!——————的确,谁都会受环境的影响,谁都会因为环境,产生自卑、虚荣的情绪,但是人之所以为人,不就是因为可以在情绪的驱使下,约束自己的言行吗?不就是因为可以克制自己的懒惰、克制自己的嫉妒、克制自己的虚荣吗?实际上,间桐家真的没有强迫慎二去做过什么,甚至没有怂恿他做什么,他完完全全,是自己选的!说慎二在间桐家自卑、没有约束才会这样的,怎么不去想想雁夜?同样在间桐家,雁夜还是虫爷想被培养成学魔术的人,虫爷还怂恿他去娶自己爱的人,但雁夜照样跑了————也没有人去约束、惩罚雁夜啊,雁夜就是不允许自己成为自己讨厌的人,仅此而已。慎二会变成这样,的确有环境的因素,extra其实就说明了这一点,但是他在这个环境下,也完全可以不变成这个样子!他真的可以!环境不是借口,不是!同样是虚荣、自卑、被贬低,有很多“普通人”可以做得更好,不会让自己变成慎二那个样子。此外,每一个恶人刚出生的时候,都是一张白纸,绝大多数人天生就不是坏的,没有受到过良好的教育、没有受到过温柔的对待、没有人引导约束—————主动犯了恶行以后,讲这种话想让他人理解,但抱歉,我、不、理、解。即使是被塞进同样的环境,即使是遭遇更残酷的命运,很多人也绝对不会变成间桐慎二的样子,不会!活着已经够艰难的了,我不想花力气去体谅一个恶人,抱歉,我就是不想。还是那句话,我不认可间桐慎二是普通人,可以有不同看法,但是基于我个人,我、不、认、可,这侮辱了“普通人”这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