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禹门口水利工程管理局
您需要最新的flash观看软件。软件下载地址

工作动态

News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作动态 >

千亿看待绿军M7Ch通过枪手获得Goruck徽章并被官方移除

2020-01-20 22:45:36
  利益相关:originalIngressGoRuck(Okinawa),GoRuckStealth(Hamamatsu),OCF(Saitama)完赛。这次受GoRuck工作组质询,被要求协助调查。我说明下我了解的部分,但整个调查肯定绝大部分是我看不到的。首先两点:1,题目截图里的玩家表示希望名字能打码,麻烦提问者改一下图;同时他表示他是日本绿军社群的早期创建者,应该算日本绿军多一些,不太算台湾绿军吧。2,这件事跟颜色可以是没有关系的,但我们每个人都有阵营身份。我想要说明事实还是尽量撇开颜色的偏见。讨论也请尽量不撕逼,对我的意见有不同看法很正常,没有必要互相说服。GoRuck本身是一个脱胎于军事训练的活动,虽然跟Ingress结合之后整个Playbook减弱了强度,但对团队、纪律和对抗性的精神还是保持一致的。它自己的介绍叫做A13hoursadventurethatwillintroduceyoutoyourself.我觉得挺确切的。如果想要那几块牌子的话完全可以自己去参加试一下,强度其实普通人都能够承受,而且现在有很完善的有经验的玩家来帮助准备装备和练习以及过程保护。经历过之后也许会有一小部分人会感觉到“跨过了那条线”,然后期望改变生活状态,把GoRuck作为一种长期的追求。当然大部分人只是体验一次然后拿了牌子就结束了(比如说我),这样也很好。我想说的是GoRuck是一个值得去尝试,并且门槛并不会很高的活动。调查的起因是可能有玩家反映M7Ch本人并没有实际参加12月初在台北的GoRuckStealth和OCF活动,但在活动中签到并且有自称为这个id的人参加活动,事后在游戏里拿到成就牌了。调查的目的是搞清楚M7Ch本人是否实际参加了活动。调查应该是GoRuck这个部分推动的,不过一开始我并没有被告知具体的目的和背景,但根据要求其实很容易猜出来是什么原因。具体这次调查我被询问了几件事情。一方面是M7Ch这位玩家其他人对他的千亿国际,我因为几乎没接触过,是通过跟他有接触的玩家了解和反馈给工作组的,当然有正面有负面的印象,具体问了谁和说了什么我想没必要详述,调查询问过的也肯定不会只有我一个人。第二是要求协助提供M7Ch的照片。这部分很容易,他在杭州当地还是比较活跃的玩家,也参与过ifs的组织。最后我在知乎的某一个问题里找到一张ifs的照片,请其他人辨认之后提供给工作组。第三是协助在GoRuckStealth相册(公开的)和OCF小组相册(公开的,当晚有部分小组锁上了但其实GoRuck那边有所有的照片)里辨认是否有M7Ch本人出现。Stealth的照片其实很模糊,因为都是夜间以及运动中拍摄的;OCF的照片相对清晰很多,但并没有告知我M7Ch是报名在哪个组里面,所以要在全部三十多个队伍里翻,还是挺费劲的。最后是没找到。不过显然被要求协助辨识的不止我一个人,GoRuck那边也会根据我们提供的照片在他们自己的相册里去比对。这方面Stealth和OCF中他所属的小队队长和活动协助者会更有帮助。第一部分就这么点要求。另外还有过程中看到的一个事。有其他的小伙伴为GoRuck提供了M7Ch在12月1日发的两张Instagram照片。有一条动态定位是在台北。照片我想不涉及什么隐私,发在下面:但是这个定位比较奇怪,因为它实际的位置并不在台北市中心,而是在台北东边一点一个看上去很荒郊野岭的地方,大概长这样:后来有人发现说其实这个地方就是你用Instagram发任何图片,手动收入地点为Taipei的时候会定位到的地方。手机上有装Instagram的人可以自己试一下,如果照片带拍摄地点信息的话其实正常分享是会有更精确的地点位置的。然后拍摄的两个食物,也有比较确切的下落:图片来自大众点评。杭州上海南京等地的玩家可以去尝尝看,这家馆子叫“和府捞面”,分店开得蛮多的。看到这个状态我感觉是,欺骗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吧。如果真人真的在那边,要证明是很容易的,只要参与任何一个GroupPhoto或者现场成千上万照片里哪怕露一次脸就足够了。然后昨天早上听到消息是M7Ch游戏里的两个成就牌被移除了。这次GoRuck的调查和处理我觉得是相当的迅速和果断。毕竟GoRuck活动本身的凝聚力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荣誉感和团体认同基础上的。GoRuck会一直强调说Youarethetipsofspears,会说GoRuckpatchcanonlybeearned,neverforsale.包括活动过程,虽然强度是普通人能承受的,但仍然很严格,会pushyoutoyourlimit。要求的动作没做到位,全队一起伏地挺身;急行军跟不上队伍,全队停下来做伏地挺身,做到你能跟上,或者队伍能拖着你一起走,或者你退出。这次台北甚至叫了白车来国父纪念馆门口拉人(因为意外受伤,正常情况下不会)。连俯卧撑偷懒少做两个被发现都会受罚,更何况找人替枪这样的作弊行为。所以我觉得GoRuck的不容忍完全能够理解。我们不少人只是想要GoRuck成就牌而去参加这个活动的,还有少数人早已经拿到成就甚至拿到GoRuck本身按次数累计黑牌(GoRuckPatch)但仍然持之以恒地为了阵营的XMA情报或者为了淬炼身心而参加。这两种选择都是合理的。只是为了拿牌子我觉得也需要比较严肃认真地准备和参与(部分是为了活动过程的安全),对活动保持基本的尊重。替枪这种行为无疑是应该感到羞愧的,因为这实际上冒犯了所有参与者的荣誉感和团队精神,特别是本阵营的玩家在那边彻夜流汗流血,想想他们是什么感受。当然机会主义者可能对这种荣誉感不屑一顾,那么作弊失败本身对持这种立场的人来说应该也是很丢人的吧。目前还有另外一个协助调查的需求是帮助辨认一个特定OCF队伍里的某个玩家的身份。因为替枪至少要有两个人才能实现,但这一点我完全帮不上,我想可能还是要靠同组的其他玩家和小队长配合。最后说点题外。就我所知M7Ch这个帐号在台北XMA中是Hack了签到po和扫描了门票的。这意味着什么我想大家都清楚。GoRuck成就徽章的部分是GoRuck主导,XMA的部分就是NIA的事情。我同意问题里那位日本绿军的看法,昨天白天我们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我说GoRuck跟XMA还是有所不同,GoRuck是要求运动家精神的。他说,XMA难道就不要吗?不过我觉得跟GoRuck相比NIA应该是不会太严厉。另外一件事是上周发牌子的时候有两位大佬第一时间Ping了M7Ch,我猜他们可能了解更多可以分享的细节。